一次啪啪免费av一级A片在线观看

任國棟:家父

2021-06-21

 來源:春風誦讀

   我的爺爺任老天有三個兒子,緒繁,緒章,緒賢。緒賢者,我之生父也。

      爺爺家住的村子叫油坊店子,莊子不大,住有十幾戶人家。莊子的冠名無從考證,但我總覺得:和爺爺家在農事之余開了家油坊不無關系。

      爺爺讓大伯緒繁經營油坊,二伯緒章耕耘家田,父親緒賢入蒙念書。爺爺希望家業興旺,更希望能出個識文撰字的彰顯門庭。保長丁相九家開有私塾,請學究丁金科做先生。在爺爺的情求下保長丁相九同意父親緒賢入蒙伴讀,條件是一季付給先生丁金科一石糧食。麥季要小麥,秋季要白米。就這樣父親任緒賢六歲入蒙跟著丁老先生讀了六年的私塾。

       父親十三歲的時候,在丁金科老先生的推薦下又進入仙莊集至德中學讀書。在至德中學讀書期間,在老師的引導下接受了進步思想教育,加入了共青團。至德中學畢業后的父親在地下黨組織的安排下到潢川縣桃林鎮的一個叫肖坎地方教書。父親在肖坎教書期間,以教師的身份為掩護,一邊教書,一邊從事黨的地下工作。

       二野進駐大別山,父親又由地下工作轉入部隊工作。在任行濤?田綠野?部的一個團部負責文字宣傳工作。宗親中有個叫任青業的人,人送外號狼扒子,當過土匪。論宗行輩管我父親叫叔。父親認識他,但對其人并不了解。只知道他也是窮人家的孩子。一天,不知道他中了哪門子邪,跑到部隊上找父親非要當解放軍。父親經不住他死纏硬磨,介紹他參加了解放軍。這狼扒子,心眼活,膽子大,槍法準。打仗總是沖鋒在前屢立戰功,到部隊不到一年就當上了班長。一天,狼扒子帶著一個班的士兵執行游擊任務,途經湖北麻城,在一個山溝里遇到一隊去漢口販白布的商人。狼扒子命令士兵劫下了這批白布,并開槍打死了兩個販白布的商人。聽到槍聲,另外一隊紅軍以為有敵情趕去救援,才發現真實情況。狼扒子發現事情敗露趕快丟下槍,從山溝密林里逃跑了。這一情況很快匯報到師部,師部派人到團部落實情況,作為任青業的入伍介紹人的父親自然受到牽連。父親被叫到師部接受調查說明情況,還關了三天禁閉。三天后和任青山一起逃跑的副班長被抓回,真相大白。此事的發生實屬偶然,和父親採不上任何關系。師部同志一邊向父親解釋安撫,一邊送父親回團部工作。

       父親回到團部,自責讓他天天不能入睡,他認為是因為他的疏忽,介紹了任青業入伍,才給黨和軍隊的事業造成損失。他有愧于黨和軍隊對自己信任和培養。第四天他向上級領導遞交了辭去軍隊職務到地方工作的申請書。領導見父親態度堅決,又考慮全國已經接近解放,地方建設也很需要向父親這樣的文化人,就同意了他回地方工作的要求。

      父親回來正趕上奶奶患傷寒病,臥床不起,父親床前床后侍候著奶奶。嘗藥喂飯,洗衣曬被,再苦再累沒有一絲怨言。好像要把多年虧欠的孝道補回來。沒幾個月,烏龍集就解放了。奶奶的病也好了。父親并沒有把部隊開據介紹他到地方政府工作的介紹信交給地方政府,而是到學校當了教師。他想為他熱愛的家鄉和國家培養出更多建設者,他覺得這是他不可推卸責任。他的這種選擇可能給他的后人們留下許多聯想和遺憾。而他自己卻沒有給自己留下遺憾。

      姐姐到了婚嫁的年齡,有人上門給姐提媒,男孩子叫章俊學,是我家鄰莊的一個小伙子,他住的莊子叫章臺,荒崗上散住著十來戶人家,地薄土貧,人老幾代受窮。窮是出了名的,沒飯吃沒衣穿,人窮急了,為活命有些人手腳也變得不干凈。一個老鼠壞鍋湯,天長日久這章臺的名聲也給帶壞了。媽媽一聽男孩是章臺子人,心里就有些不樂意。愛于情面,給媒人說回來給父親商議商議再說。

        晚上父親回來了,母親給父母說了這件事情,以及自己的想法。父親對母親說:“你是看樹根還是看樹梢?樹根是朽了,可樹梢很有活力。”母親說:“樹根咋說,樹梢咋說?”父親說:“樹根是老人,樹梢是孩子。”“看事情不能光看過去,還要看未來看發展。”父親說。父親又說:“章俊學家里窮,父母也不體面,可章俊學這孩子是棵好苗。勤奮好學,忠實守信。是我教的學生,我看行!”母親聽從了父親意見,征得姐姐的同意,最終訂下了這門婚事。

      姐姐嫁給了章俊學,夫妻倆恩恩愛愛,和和美美,苦也相隨,甜也相隨。勤勞和努力使她們的小日過得平平淡淡又紅紅火火。她們用一生的生活驗證了父親的預言。

最讓我佩服的是:父親脫俗境界和辨證的目光。

       舊歷新年的前三天是父親最忙的時候。父親將方桌放在堂屋正中間,桌面上已鋪展開裁好的紅紙,桌子的右上角放一方硯臺,父親弓腰俯案懸腕,把祝福和愿望書寫在一幅幅門聯上。或觀望,或品評,或交耳,或出門,或等待。屋里屋外都是人。左鄰右舍的,老少爺們的,親朋好友的,前莊后營的,父親甚至沒有抬頭的時間。寫,一直寫,一直寫到最后一個人高高興興拿著春聯從我家離開回家放鞭炮。,父親才謄出手來挺一挺又酸又痛的腰。義寫春聯成父親義務,年年如此。

      雨雪天是我們家最熱鬧的時刻。老天爺下雨或下雪的時候,長幼婦乳,老少爺們都會不約而同的來我家聚在一起,聽父親和三爺任紹沛誦讀《說岳全傳》《水滸傳》《三國演義》……。岳飛在小武場里槍挑梁王;武松景陽岡上打虎;諸葛亮空城撫琴。一個個鮮活的人物從歷史中走出來,給他們生活的勇氣智慧和力量。父親讀一回,三爺讀一回。一回接一回給鄉們帶去無窮的樂趣。

       父親崇尚教育,助學為樂。常常勸告不支持孩子讀書的父母:養子不讀書,如同養頭豬。父親說一頭豬不論養的多大多肥都逃脫不被人宰殺的命運,不讀書的孩子由于沒文化沒見識就是養成人了,也很難逃出被人宰割的生活。有很多家長聽明白了父親講給他們的道理,就又把孩子送到學校讀書。一個叫任安業的孩子也是父親教過的學生,考取了初中,家庭困難帶不起口糧,幾度休學。父親有學生在糧食部門和供銷部門工作,他們知道老師家生活困難,師母有病。時常把自己省下來的三斤二斤糧票送給老師,好貼補家用。父親不舍得花,總是攢起來貼給任安業交食堂伙食。閑暇的時候父親總是扛著刨鋤,拿著鐮刀去崗坎野嶺上刨樹根,割棘刺,回來劈開截段曬干,用稻草繩把劈柴捆成捆。再一擔一擔擔到集市上去賣,換個塊兒捌毛給任安業交飯菜錢。在父親無私地支助下,任安業最終完成了學業。

        六六年天干,老天爺從六五年夏天到六六年秋天。一年多沒下過一滴雨,地干得冒煙。土里不長一棵莊稼。人畜吃水要跑到幾里地外淮河里去挑。隊長愁得病倒了,二百多人的生活和生產沒有人管。住隊工作組的同志了解了情況,就和父親商議讓他擔任臨時生產隊長,工作組同志說不能老靠天等雨,要抗旱救地,開溝鑿渠,把淮河水引上來澆地種麥。父親是個有擔當的人,臨危受命,慨然應允。

      這時已是農歷十月天了,天氣又干又冷。父親頭疼欲裂已經是第六天了,可他顧不了這些,依然和大家一起奮戰在開渠的工地上。看著即將成形渠道,父親的頭疼病似乎減輕了一些。他左手扶著刨鋤,右手掐著腰,站在夕陽里嘴角上露出了微笑。

       開渠的第六天的后半夜,天下起了雨,直到第八天早晨雨才停。雨雖然下的不太大,但下得時間長。土都干泡了,細雨一追土壤特別濕潤,一落雨,剛好適合播種小麥。那天父親睡了個懶覺,半晌午才起床,天陰沉沉地。鍋里還熱著蒸熟的紅薯,他吃了兩個。安排好犁把式下地開耕,就出門去了小孫崗子。

      小孫崗子距離我們莊子一里多地,生產隊長張福堂是我的表舅。他們隊人口少,田地也不多。又有備用的犁耙。父親是想向他們借些犁耙趕墑播種小麥。父親一說,表舅倆好。表舅留父親在他家吃午飯,雞也逮住了,父親不干,怕誤了農時,扛起犁锨就往回走。

        大約中午十二點多,天又下起了蒙蒙細雨,任安業從張福堂家推完磨,扛著面回家,路過小孫崗南下坎的長塘,發現父親倒在他心愛的土地上,那柄犁也躺在他的身邊。

       母親說父親辭我們而去,年僅四十二歲。母親給我們說父親屬牛,是頭只記耕耘,不記收獲的牛。

       父親走時我只有六歲,他的相貌我已記不清楚,只是零碎地記得一些他的故事。

 作者簡介

任國棟:河南省淮濱縣張莊鄉孫寨村人,大專學歷,現為張莊鄉瓦門小學教師。自幼酷愛文學,尤其是詩歌。業余時間讀書和寫作,常以詩記錄生活。其作品,大多來源于生活,有感而發,發人未發。其創作理念是:愛生活,寫生活,歌頌生活。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