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啪啪免费av一级A片在线观看

白露河畔飛出“金麻雀”

2021-01-08

白露河畔飛出“金麻雀”

---寫在楊幫立榮獲“年度金麻雀佳作獎”之際

 作者:淮濱縣文藝評論家協會主席  楊建平

2020年,是楊幫立文學創作的豐收之年。他加入了河南省作家協會、成為《河南文學》簽約作家,年終歲尾他喜獲年度金麻雀網刊小小說佳作獎并再次成為該網刊簽約作家。近幾年來,楊幫立連續發表精品力作多篇,獲獎喜訊頻傳。楊幫立的文學創作已經日臻成熟,風評漸起,影響日隆。可以說,楊幫立就是白露河邊飛出的一只“金麻雀”。我關注他已經很久了,作為老朋友,總覺得是應該為他寫點文字的時候了。

成功作家靠作品。作家莫言說的好,作家不是為獲獎而寫作的。很多偉大的作品,是后世人認識到他偉大的文學力量、非凡價值,才成為經典之作。作家最終要靠作品說話。楊幫立已經在給淮濱文壇樹立新的標桿。

   

    楊幫立,生于1969年10月,淮濱縣人,中共黨員,本科學歷,河南省作家協會會員,信陽市文藝類人才、作家協會理事,淮濱縣作協副主席兼秘書長,淮濱縣第九、十屆政協委員,淮濱縣文聯兼職副主席。楊幫立的作品內容涉及生態文明、反腐倡廉、脫貧攻堅、抗擊疫情、紅色傳承、家風家教等重大題材,用功用情用心,書寫偉大時代,謳歌黨,謳歌人民,唱響主旋律,引導人們向真向善向美向上。

作品發表起點高。近幾年來,楊幫立的文學創作積極活躍,從詩詞、散文到小小說,體裁在變換,題材在拓展,影響在擴大,境界在提高。楊幫立的文學作品主要發表在《人民日報》《中國剪報》《澳華文學》《散文選刊》《安徽文學》《廣西文學》《河南文學》《天池小小說》《小小說大世界》《金山》《百花園》《小小說月刊》等多家國家級、省級報刊雜志。尤其是散文《兩千年前的那場戲》發表在《人民日報》,這是很多人難以企及的高度。

作品獲獎影響大。楊幫立的小小說創作,時間不長,但成果豐碩,影響很大。《生日》入圍第十七屆中國微型小說年度獎;《貼春聯》獲“清正家風·夢美中國”全國微型小說征文大獎賽優秀獎,《狩獵》獲“弘法杯”法治小小說全國創作大賽優秀獎,《四季平安》獲河南省“七個一工程”網絡作品類優秀作品獎。《娘的遺囑》入選《河南文學小小說卷》,《失語》入選《中國微型小說精選》,《出門見春》入選《2019中國年度作品小小說》等省級、全國文學選本。《生日》《四季平安》等小小說分別被遼寧遼陽、山東聊城、福建漳州、浙江高考聯盟、湖北黃岡中學等省市和名校高考模擬語文試題選用。楊幫立的小小說創作,已得到包括河南省作協副主席、中國小小說教父楊曉敏等小小說業界重量級人物的培養鼓勵與肯定。

白露河畔出才子。“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頭。”白露河畔的才子楊幫立,就是那個早早嶄露頭角,在文壇上占得先機的“小蜻蜓”。

認識楊幫立也就十幾年,還相當偶然的。因為一件事,我才把楊幫立與北廟才子聯系在一起。2005年11月12日下午,在淮濱縣教體局人事股,當時,我們都在忙著申報河南省教育廳學術技術帶頭人,其他人交了申報材料的都匆匆忙忙地走了。當時有個叫楊幫立的,眼看太陽快要落了。他看定我說,他家在北廟,要趕班車,他想把他的申報材料交給我,幫他再整理一下一塊報。他接著爽快的說,報上就報上,報不上算了。我當時沒有猶豫就答應了下來了!人事股同志審罷說,這個農村的楊幫立的條件還真硬,給他一個。當年全縣只有八個名額,沒記錯的話,鄉下就他一個。的確,當時我看到楊幫立拿出發表文章的報紙和雜志,也是相當的震撼。盡管文章都不長,但是總覺得心里還是挺佩服、羨慕的。在北廟這樣以前從沒聽說過的小地方,竟然還有這樣專心于教學研究、文學寫作的人物,我心中滿是崇敬。還記得,我們評上河南省教育廳學術技術帶頭人的消息,也是楊幫立電話告訴我的。他說,《教育時報》已經刊登了,已經見到了我們的名字。

楊幫立這個白露河畔的北廟才子在上信陽師范學校的時候,就已經鋒芒初露了。楊幫立在學校里就組織詩社辦油印青年報,創作發表了不少文學作品。他的散文詩《春夏秋冬》發表在《語文報》上,在學校師生中出了一個小小的風頭。尤其是他創作的小小說《紅色風衣》,更是在信陽師范學校引起了大大的轟動。當時,他把自己寫成是一個瘸子考生,參加自學考試。穿著紅風衣的女子站在雨中,等待丟失準考證的瘸子男生,而這個穿著紅色風衣的女子,當時已經身患絕癥。原來,楊幫立的文學才華,當年就已經顯現出來了。

后來楊幫立進城工作了,我還不知道。有一次,放學回家,在教體局院里我家樓下,一個人見到我,只是微笑著。我當時有些納悶,他說,不認識我了,我是楊幫立,你幫我整的材料,你是不是忘了?其實,當時只一面之交,又匆匆別去,再說只是幫個小忙而已,這個本來就是舉手舉手之勞,也沒有當回事兒。后來,在多個場合,楊幫立一直把我們認識的這件事,反反復復地說。我總覺得,也沒干什么。也許,他一直念念不忘地是一份信任吧。

兩篇散文闖文壇。曹丕在《典論論文》中說,“蓋文章,經國之大業,不朽之盛事。”楊幫立的散文深得曹丕觀點之精髓,才得以靠兩篇散文闖文壇。

以前也知道楊幫立在文學創作上有些成就,但沒想到他在散文上竟然能夠做到一鳴驚人。一篇散文《大美濕地》,添彩一張淮濱名片;一篇散文《兩千年前的那場戲》,震驚很多文人墨客。《人民日報》是多少文化人夢想登上的平臺。在淮濱這個小縣城里,竟然出現了難以置信的奇跡。這么一個讓人眼睛一亮的,個頭不高能量不小的小人物的楊幫立竟然做到了。

2012年,淮濱縣楊氏文化研究會準備召開代表大會,楊幫立推薦我幫忙整些材料,我們的交往也就多了一些。這個時候,楊幫立已經調到淮濱縣造船產業集聚區工作了。我從他辦公室門前經過,就不時拐進去,和他聊聊天,侃侃大山。這個時候的楊幫立,主要是寫一些詩歌和散文。沒想到,楊幫立一出手,就寫出了《大美濕地》這樣的散文精品。他把淮濱縣尤其是白露河畔大氣磅礴的家鄉之美,展示到世人的面前,令人眼睛一亮。該作品獲得了“人與自然”全國征文一等獎。后來,又被《中國濕地》等網站轉載,讓淮濱淮南大濕地,聞名遐邇,聲名遠播。而今,淮南濕地已經是淮濱縣的一張閃亮名片。不久,楊幫立為淮濱縣小說家孫揚的長篇小說寫了一篇《一條生生不息的河流》的序文。這篇文章,如達河之水,汩汩濤濤,流過遠古,流過歷史,流進血脈,得到了出版社編輯的充分肯定。隨后,這篇文章在《信陽周刊》發表。隨著《小路盡頭是我家》在《散文選刊》刊登后,楊幫立迸發出了一股強大的文學能量,一發而不可收拾。他的散文力作《兩千年前的那場戲》,竟然登上了《人民日報》。他把兩千年前孫叔敖這個楚國賢相,只知道為國效力而不去為自己謀私利的高風亮節,生動地展示在世人的面前。他把“優孟衣冠”這一經典故事,用散文的形式,通過自己合理的演繹,讓今天的人們再一次認識到,廉潔奉公、一心為國,才可以真正澤被后世,才可以真正蔭庇子孫。這也讓我們看到了,楚國賢相的大格局、大智慧。楊幫立的《兩千年前的那場戲》這篇非常成功的散文,被《人民網》《光明網》《共產黨員網》等幾十家網站和《中國剪報》《人民公仆》《云嶺先鋒》等多家紙質媒體轉載、轉發。對淮濱廉政文化建設產生了極其廣泛而深遠的影響。2020年,淮濱縣編輯出版了一本散文集《五百里水路一座城》。楊幫立的這篇分量很重的散文,也就理所當然的被收錄其中。他的散文《母親的柴草垛》《少年釣魚大湖上》《最熱愛土地的人》等8次入選《年度信陽散文》。這,對一個小縣城的作者來說,是少見的,也是難能可貴的。胡亞才先生評價他的散文說:“從楊幫立作品的字里行間,不難看出,他在散文創作中從三個方面下了力氣:思想上觸及了生活中的真相與矛盾;內容上抓住了生動的人物與細節;文本上講究了方法與技術。很老實,很傳統,沒有鬼點子,真有點‘老本兒’。”

小小說創作入佳境。冰心說:“成功的花兒,人們只驚羨她現時的明艷。當初她的芽兒,浸透了奮斗的淚泉,灑遍了犧牲的血雨。”楊幫立的小小說創作之路,再一次印證了這個說法。到目前為止,楊幫立的小小說創作已經取得了很大的成就,也可以說是漸入佳境。他小小說集《白露河邊的小白楊》已由全國著名的小小說家江岸作序,即將出版。

其實,楊幫立的小小說創作時間并不算長,但蛻變迅速。楊幫立小小說的第一個階段代表作是《誰罵誰挨打》等。《誰罵誰挨打》被《百花園》雜志紀念抗日戰爭70周年征文選中并發表。《誰罵誰挨打》,情節曲折有致,人物活靈活現,很有畫面感。他寫的是淮濱老烏龍集、老碼頭的抗日故事。他這個時候的小說,就是給讀者講一個個自己聽來的經典且有意義的故事。但他只是一個說書人,他自己還沒有真正地融入到小說中去。他只是一個旁觀者,只是一個故事的敘述者。楊幫立小小說的第二個階段代表作是《生日》等。《生日》傳遞得是,當人間摯愛能夠以毒蛇為載體時,小小說便給出了生活的無限可能。楊幫立于平靜敘事中所演繹的情感故事,有深刻的時空背景,傳遞著絕殺的力量。這時的楊幫立,是以地域文化的守護者形象出現的。他把自己家鄉白露河邊發生的一些小人小事刻進自己的小說中去,把家鄉的生活及對家鄉的關切都融入到自己小說得字里行間。楊幫立小小說創作的第三個階段,是把傳統文化和地域文化融合到一起。這時的楊幫立,是以傳統文化的傳承者的身份出現的。楊幫立這類小小說的代表作是《貼春聯》等。《貼春聯》以貼春聯這個古老而又現代的春節傳統習俗為載體,寫了老兩口不辭辛苦地給無人居住的鄰居家貼春聯的故事。小說寫出了每家每戶不同的獨到家風、清正家風,給村里帶來了喜慶祥和的新春氣息。楊幫立小小說創作的第四個階段,他儼然是一位傳統文化的布道者,把扶貧攻堅和傳統文化融為一體,把家國情懷融入了文字,融進了心間。他這個階段的小說,展示是黨的政策給中國農村帶來的巨大變化及老百姓對生活的美好向往、美好追求。這類小說的代表作有《四季平安》等。《四季平安》講述的是幫扶人小楊和幫扶對象老大娘之間的故事,扶貧深入到了被幫扶者的心靈,二者魚水情深。楊幫立小小說創作的第五個階段是,他把自己關注的目光,延伸向大自然。他已是一個地地道道的濟世者,有了“鐵肩擔道義”的濟世情懷。他把人與自然的和諧相處,這個社會大問題引入到自己的小說中,這是他的巨大進步。楊幫立這類小小說代表作有《一車鳥鳴》等。《一車鳥鳴》獲得2020年度金麻雀網刊小小說佳作獎,寫老劉被迫進城,買老弱病殘鳥兒飼養,養好拉回老家放飛,整篇文章生發出老劉骨子里對生命的敬重,并在2021年第一期《山西文學》發表。這,又是一個開門紅。現在,楊幫立小小說創作進入了第六個階段。他把關注目光伸進了人的內心世界,把探索研究發現發掘人的本性作為作品的最高追求。他已成為世事洞明、悉知人性的洞見者。這類小小說代表作是《過河繩》。這篇大作已經在網上引起廣泛的關注和熱烈的討論。

泰戈爾說得好:只有經歷過地獄般的磨礪,才能練就創造天堂的力量;只有流過血的手指,才能彈出世間的絕響;沒有中的拼搏,就沒有豪邁的飛翔。

書寫大時代、大事件,有很多路徑。托爾斯泰的《戰爭與和平》是了解俄國社會的百科全書。巴爾扎克的《人間喜劇》是批判現實主義的高峰。當代中國作家,依然應該有同樣的情懷。盡管楊幫立經受多年的磨礪,他的作品在全國也已經產生一定的影響。但我們知道,他得文學追求還在路上。我們有理由相信,小小說的創作只是楊幫立的牛刀小試,只是楊幫立給文壇端上的一碟小菜。我們期待著,白露河邊的金麻雀楊幫立,給我們準備的精美大餐早日出現,給文壇帶來萬紫千紅的春天。我們更期待著,楊幫立這只白露河畔的金麻雀,在文學創作上,實現再一次的華麗蛻變。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