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啪啪免费av一级A片在线观看

楊幫立:麥黃杏兒

2020-05-21

 來源:金麻雀網刊

麥黃——咋過——,麥黃——咋過——


杜鵑一聲接一聲把麥子催黃了,白露河兩岸像融化了一地的金子。翠花院里的杏兒,綠葉已遮擋不住它的黃,一天天燦爛起來。


桃三杏四梨五年。一棵杏樹,從栽上,四年才能掛果。男人挖坑,女人提水;女人扶樹,男人封土。栽上這樹,男人出門打工,斷斷續續,進進出出。過年沒回來,男人說等到麥上。翠花院里的杏兒長得小雞蛋那樣大了,惹得村里孩子們的眼也瞪得杏兒那樣大。


兒子說:媽,我想吃。


翠花說,我出個問題,答對了,就摘給你吃。什么東西能讓人臉變長?兒子骨碌骨碌眼珠,搖了搖頭。翠花說,是這生杏子啊。翠花吸溜著嘴拉長著臉,裝出被酸酥了的模樣,逗得兒子咯咯咯的笑著。翠花點著兒子的小鮮唇:酸倒了的你的小牙就啃不動雞大腿了。


電話鈴響了,兒子跑屋里拿出手機:媽媽,媽媽,是爸,是爸爸!


翠花接過電話,凈潔如月的臉上籠上了陰云:樹高千丈葉落歸根,我一直熬到你回來的那天。翠花放下電話就去請收割機。蠶老一時,麥熟一晌,等不急了。


在家——好苦——,在家——好苦——


杜鵑日夜不停地叫,翠花日夜不停地干。這兒莊稼一年兩茬,麥茬田里插秧苗,糯米粽子白面饃。收麥插秧是一年最忙的時節,忙得翠花僅剩下那雙疲憊的眼了。杏樹也遭了殃,被野孩們打得遍體鱗傷。

翠花擠點空閑,在長竿上綁個鐵絲圈,繞上小網兜,仰著臉,找啊找,還剩下10個。10個好,十全十美,翠花想。翠花小心地一個一個把它們兜下來。兒子又鬧著吃,翠花說還沒熟透,焐好了再吃。翠花用麥秸包住裹個草團子,塞進麥秸垛里。麥秸垛里焐熟的杏兒,透著麥秸的沁香,那該有多美味?兒子的牙都饞晃了,沒兩天又死磨硬纏著媽媽:焐好沒,焐好了沒?翠花虎起臉:等你爹回來了再吃。


兒子站在了大門口,眼巴巴地望著村外邊的公路,盼爹。他這一盼,下午真把爹盼回來了,還領了個阿姨,大熱天的擦著胭脂涂著唇,嚇得老公雞驚叫著飛過了院墻。這消息搭著田野里溫熱的小南風,四處蕩開了。


翠花從秧田里回來,正撞見公爹罵罵咧咧,手里端著鐵锨,怒沖沖的朝她家里闖。爹,你這是干啥?我去劈死那個龜孫子!爹,你甭急,先擱樹涼陰里抽支煙,歇歇,我先回家瞧瞧。


翠花拐進了小菜園,弄了一兜子青菜,進門也不說話,直接進了廚房。紅的番茄,綠的黃瓜,紫的茄子,黃的雞蛋,很快擺上了一桌子:把來的客人喊屋里來吃飯吧。


干哪行的?翠花一邊給那女人夾菜一邊問。


那女的干笑。

不管你干哪行的,年齡大了都要嫁人,翠花說,可惜你找錯頭了,我丈夫是有家小的人了。那女的干笑消失了,僅剩下一張干癟的嘴,一張被城市染了的嘴。


翠花起身去麥場,掏回焐得正當時的杏,舀了盆清水,顆顆放入,那杏兒在清澈的水里上下浮動著璀璨。


翠花對男人說:你分吧!男人的臉變成了豬肝。


翠花對兒子說:你分吧!兒子看看媽瞅瞅爹,給媽分4個、爹3個,自己留3個。


那女的摳開了小巧的挎包,掏出了一疊厚厚的錢,遞給了孩子:把你媽那4個賣給我。孩子說:媽媽的杏子,媽媽吃。錢不好嗎?阿姨,錢不好吃。


那女的僵在那了,銳利的目光生出了倒刺,扎入男人的臉;男人的眼呢,在盯著手里的杏兒。翠花轉眼間換了一盆清水,盆里飄著一條新毛巾:你把你臉洗干凈了,咱倆比一比,看看有沒有我漂亮。那女的這才從心里打量一番眼前這位讓她一敗涂地的人:盡管陽光熱風加重了她的膚色,高鼻梁大眼睛雙眼皮,的確是個大美人!

我這么漂亮的人,死心踏地的跟著他過日子的人,還靠不住他,你能靠得住?


那女的哭著走了。


汪,汪汪……汪汪汪……村里的狗起來了。男人剛想動動腳,翠花剜了他一眼,他傻在那沒敢動了。


翠花咬咬牙,打著狗把那女的送往村口。


兒子捧著黃澄澄的散發著芳香的杏兒:爸,吃杏。


等你媽回來一起吃。男人紫一塊青一塊的臉,顏色漸漸淡了下去,拉起兒子,朝村口迎去。


媽哎——吃杏啰!


——四屆金麻雀作家班作品選

評  點

麥黃杏兒,既是杏,又是維系一個家庭的情感紐帶。一篇好的小說,在于曲折婉轉,在于煙籠寒水月籠沙,過于直白,讀起來缺乏美感,也少回味。這篇作品寫農村當下家庭的情感危機,有了杏、杜鵑的細節和烘托,加之很好的語言功底和感覺,讓整篇作品充滿了文學性的美感,翠花這個人物也生動鮮活,耐讀,回味悠長。

 

Powered by